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新闻中心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

在线教育市场面临收官?VIP陪练瞄准下沉市场

时间:2021/2/5 15:01:56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343   评论:0

  2021年的寒假来得比往年更早一些。因为疫情防控需要,春节假期很多家庭没办法安排异地出行,但孩子的教育是不会放松的。在线教育平台,尤其是基础教育(k12)在线平台又迎来了旺季。

  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在线教育行业风生水起,各路玩家纷纷入场,融资大战也屡屡升级。疫情防控、“停课不停学”期间,多个在线教育应用的日活跃用户数达到千万以上。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,超过了此前10年的融资总和,多家在线教育机构融资金额屡创新高。有研究机构预测,到2022年,K12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预计将达到1500亿元。

  但在线教育中另一块相对小的领域——在线素质教育也走到了行业发展的转折点。

 决赛开始

  虽然同属在线教育领域,但基础教育和素质教育其实差别很大。

  《2016年-2020年上半年中国教育行业并购活动回顾及趋势展望》显示,相较于K12的学科赛道,素质教育属于非刚需产品,线下机构受疫情影响比较大,许多用户转投线上。与此同时,对于年纪较小孩子的素质教育,家长更愿意多试,看看孩子到底对哪方面感兴趣。多家线上素质教育机构用户数量持续快速增长。素质教育依旧是投资热度最高的赛道,但资本正在逐步认可素质教育在线化。

  “中国可能在线基础教育市场的用户有1.5亿,但学音乐的孩子可能只有3000万,是完全不一样的体量。”“而且,k12是从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,生命周期可能是12年,但学习音乐普遍大概在5-6年之间,这两个差异其实都导致了企业体量、融资规模的不同。”在线乐器陪练教育企业VIP陪练联合创始人兼CEO徐豪骏认为,这两个领域背后的商业逻辑其实没什么本质的不同。

  他表示,“两者在早期都是要跑马圈地,来取得市场的第一第二名。只是乐器陪练这个赛道相对垂直相对小,可能只能容纳一两家公司,甚至只能容纳一家头部公司,但k12领域可能有2家3家甚至4家头部公司。”

  但他也坦言,在线素质教育行业跑马圈地的时代其实已经结束了。

  “早期的预赛阶段可能有非常多的玩家,然后复赛,到2021年已经是决赛了,已经很难有人再挤进来。只是今天在群里的选手在厮杀比拼。”徐豪骏表示,仍敬畏市场,对同行保持高度关注,不排除有一些k12的龙头公司或者互联网巨无霸企业进到音乐赛道,“也是有危机感的。”

  虽然是在线教育中相对小的门类,但风口之上也能感受到潮流的涌动,洗牌已经悄然发生。

  “其实从2019年大概就已经感受到,资本市场可能会慢下来,尤其在一些垂直类领域里会慢下来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在2019年第四季度提出要降本增效的重要原因。”徐豪骏表示,如果一味规模导向,而不是效率导向,很有可能会发生问题,“像最近一系列公司暴雷这样的情况。”

  “2021年基本上是整个在线教育的决赛圈,可能活下来的公司之后都会发展不错,问题是明年有多少公司还能维持下来。我们的判断是,很多非头部公司可能会比较困难。”他认为,资本的推动是有利的,但赛道里的创业者本身要管控住自己的现金流,不能违背商业常识,不能仰仗资本的输血来经营。

  徐豪骏认为,“疫情加速了在线教育发展的势头,而且很明显的更趋向于头部化,包括最近k12赛道的一些融资状况,整个马太效应其实是非常明显的。”

 转战下沉市场

  淘汰已经在发生。在线陪练APP柚子练琴11月30日晚发布破产公告。元旦期间,因过去三年“没有融过一笔大钱”,在线教育企业学霸君在奔跑8年之后倒下。

  “比较典型的就是现金流管控出问题。”徐豪骏分析了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“教育类公司很多时候的预存款其实不是真实收入,而在经营过程中为了快速发展规模扩张,忽略了这个,最终导致一些不好的情况发生。”

  他认为,一味追求规模,失去效率的平衡点以及现金流的把控,是大部分创业者都会遇到的挑战。“比如,一节课可能卖60块钱,但给到老师可能要四五十块钱,那么大的运营成本,如果不算清楚,不就是拿今天的预存款去还以前的债吗?”

  徐豪骏坦言,VIP陪练自己也走过这样的道路。“在整个2018年-2019年大举扩张,比较庆幸的是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意识到这个问题,赶紧回过头来精耕细作。”

  他认为,本身降本增效是一个持续迭代持续运营的过程,2021年更重要的可能还是会回归到发展成长,除了现有的单一陪练业务、真人产品之外,可能尝试一些AI产品,主攻满足下沉市场琴童的需求。“可能在今年Q2或者Q3会推出音乐启蒙类产品,去满足更大开口的音乐学习诉求。”

  互联网行业一贯信奉得草根者得天下,这也许可以看作是深挖护城河的重要一步。虽然VIP陪练目前主要用户还是来源于一线城市及海外,但他们已经把目光投向了二三线城市。去年7月份内部立项开始做AI产品,主要目的就是围绕着下沉市场的练琴需求而做的。

  “随着技术发展,包括理念的形成,是时候要来打下沉市场了,同时做音乐启蒙的市场。”徐豪骏透露,目前来看,整体下沉市场还是在早期阶段,他们的产品已经做到了可商用化,“可能有点像2017、2018年做真人陪练那时的状态,明显感觉到是一个会快速成长的产品。”

  对于2021年,他表示,陪练业务线上要整体做到盈亏平衡。未来5年要做更多创新的事情,围绕整个音乐产业链来做一些事情,“希望能够让音乐变成普惠教育,会围绕这个目标来做一系列业务。”
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未经中国新教育网书面特别授权,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 
投稿邮箱:418526785@qq.com  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